??在古典音樂浩如煙海的作品庫中,為弦樂而創作的作品以及弦樂與鋼琴合作的作品,堪稱車載斗量,而專為管樂而作的曲目相對而言就比較少見。從海頓、莫扎特一直到晚期浪漫,作曲家都只是偶爾創作個別管樂作品。我們在10月演出的理查·施特勞斯的管樂小夜曲,就被譽為莫扎特的管樂小夜曲“大帕蒂塔”的真正后繼者。在這場音樂會中,我們將邀請指揮家袁丁,攜手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集中展示來自這個年代的管樂名作。
??這場演出以科普蘭的《平凡人的號角》開場,雖然只用到14件樂器,但這部作品的音量,恐怕不是一般的“室內”能夠容納的。《平凡人的號角》創作于1942年,因此它誕生的環境與二戰密不可分,標題中的“平凡人”取自當時美國副總統的“平凡人的世紀”的講話。當時,委約這部作品的辛辛那提交響樂團告知作曲家,他的這部作品將在1943年3月國民繳納所得稅的時候首演,作曲家對此表示榮幸,大概因為這給他的這部為“平凡人”而作的作品增添了一層新的含義。
??接下來我們將演繹斯特拉文斯基的兩部管樂重奏作品,1923年問世的管樂八重奏和1920年首演,1947年定稿的管樂交響曲。這兩部作品都是斯特拉文斯基“新古典主義”創作時期的作品。所謂“新古典主義”并非單純復古,是二十世紀以斯特拉文斯基、欣德米特以及普羅科菲耶夫為代表的一批作曲家,試圖將音樂傳統——尤其是巴洛克與古典主義時期音樂——與現代的音樂語言技法相結合的實踐,為了在新時代繼續保持古典音樂的生命力。因此在這個時代的作品中,可以見到傳統的形式與新銳的和聲、復雜的對位相結合,由此創照出的音響效果與音樂感染力,并不是復古的,但似乎又不能說是全然現代的。留給聽眾的,更多是耐人尋味。
??在演出的下半場,我們將再度演繹理查·施特勞斯的降B大調組曲。這部作品創作于他的管樂小夜曲問世之后不久。這部組曲也是為13件管樂器而作,但與小夜曲相比,它的風格已經有了明顯的不同。如果說理查·施特勞斯的管樂小夜曲是對德奧古典音樂傳統中的管樂重奏的繼承,而這部組曲則象征著作曲家的技藝與風格向他后來聞名于世的交響詩的發展。甚至這部組曲的四個樂章,也是這種轉變的體現。在最后樂章“引子與賦格”中,已經可以隱約感受到當時的這位年輕作曲家即將撼動交響樂世界的聲音。
 
平凡人的號角????????????阿隆·科普蘭 曲
管樂八重奏?????????????斯特拉文斯基 曲 ?
?第一樂章 交響曲
?第二樂章 主題與變奏
?第三樂章 終曲 ?

——中場休息——

管樂交響曲(1947年版)???????斯特拉文斯基 曲 
降B大調管樂組曲,TrV132,op.4??? 理查·施特勞斯 曲  
?第一樂章 前奏曲
?第二樂章 浪漫曲
?第三樂章 加沃特
?第四樂章 引子與賦格
众乐游棋牌旧版下载 众乐游棋牌旧版下载 广西快乐10分数据规律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过程 黑龙江福彩网22选5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80期 南京体育彩票官网 518彩票群 黑龙江22选5胆拖玩法 北京赛车官方苹果手机 竞彩足球任选9场奖金 网上棋牌赚钱平台